交叉點の未來視

稍懒惰的一枚写手 目前正回归写文
感谢所有喜欢 推荐 转载 和关注~~

也许 你也会像那些突然消失的“宝贝儿”们一样 猝不及防的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了

句子记录(3)

最可怕的就是,我爱你爱到愿意把所有的爱都交给你,可你却一直在思念着他,视他为珍宝,把他当做胸口的白月光——即便他早已离你而去。

——交叉点の未来视

2017-09-10 /  标签 : 随笔言情 1  

摩尔曼斯克

文/交叉点の未来视


写在前面:第一次写奥尤,或许OOC。之前在LOF记了梗,这次把它写出来。

         感谢荀渡(我尤里皮的奥塔别克)。我在我们对戏的时候出现了灵感。而且渡也在奥塔别克的回话上给了我建议。

         以上。


15岁的时候,尤里·普里塞茨基并不懂得爱是什么。

尽管他目睹了一段真实感情的开始和经过——花...

句子记录(2)

我想要爱你,可是我不敢。——交叉点の未来视

2017-08-22 /  标签 : 随笔 1  

占tag致歉

突然发现勇利和维克多的名字都有胜利的含义。
胜生→katsuki→katsu(日文胜利)
维克多→Victor→victory(英文胜利)

炸猪排盖饭→katsudon→katsu

记梗

奥尤

摩尔曼斯克 不冻港
奥塔,暖流。
尤里,俄罗斯的寒冷天气。@

2017-08-15 /  标签 : yuri on ice奥尤 3 7  

闲置转让
全新全套
同济大学高数教材+配套习题,
以及《张宇带你学》高数上下两册。

2017-07-23 /  标签 : 二手考研 1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十九.

“师、师父!”

她亦步亦趋的跟着朱友文,蹙着眉急切道,“咱们今日刚刚回教,您急匆匆的这是要去哪儿啊?”

“本王去哪你会不知道?”鬼王冷冷横她一眼,“我问你,常昊灵呢。”

“他——”她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可又转了转眼珠思索一番终是住了嘴。

“黑白无常向来形影不离,你既然在外面望风,你兄长焉有!”朱友文见她如此形状不免气上心头,走至密室所在的那条走廊,见常昊灵专心致志的跪在门外,更是怒气满盈,“你,在这里干什么。”

“大、大哥,师父问你话呢。你在这里干、干什么呐......”她跟在鬼王身后,吞...

句子记录(1)

你是我最大的意外事件。

2017-04-17 /  标签 : 随笔  

我不喜欢那种你一不更文就“你怎么还不更文啊”“怎么频率这么低啊”“怎么更的这么慢”催更的人。
说真的,正常催更有利于我督促自己写文,但是这种催 反倒让我根本不想写了。如果你们哪天发现我很久很久都不更,不是我真的很忙就是我烦得不想动笔 ​​​。

通常我不是不想更文的,写黑白也是我喜欢的事,但是这种事情真的让我感觉不舒服,我已经过了我自己的那个除了学习几乎没有别的事的时间了(强调:是对我自己而言的那些时间),我甚至在学期中的周末,都没有时间去学我喜欢的那个乐器。更别提写文。
我不是专业作家,不是那种可以一次写五千字的作者,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业余写手。
我擅长的是短篇,写这个中长篇其实是一个偶然事件。是应...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十八.


殿内灯火昏暗,箫笛之声不绝于耳。榻上的白衣之人正闭目养神,不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殿外传来,打断了他的安眠。

男人不耐的翻身坐起,扬手挥退伶官。那报信人走至近前,深掬一礼,“殿下。”

“讲。”

“启禀殿下,朱友贞已率大军前往凤翔。”

李存勖起身走至阶前,随手戴上一张面具开腔唱曰,“朱友贞发兵凤翔,梁都城势必空虚。此时进攻,定不费吹灰之力,便教他朱梁——改姓李也。”

“传我命令。”他摘下那张鲜红的面具,沉声道,“立刻集结大军,出兵——

“洛阳。”...


发球

文/交叉点の未来视

#占tag抱歉
#短打

不安的拽拽裙角, 忠脸上的红色仍旧没有消退。
是的,你们没有看错。裙子。还是女仆装。
从头到脚被全副武装了起来。无论是猫耳还是丝袜——一样不少。

“…月,真的要这样发球?”脸红。
“都已经穿上了还想逃吗。”兴致勃勃的表情被掩盖在眼镜后面。
瘪瘪嘴,认命的向后退两步准备发球。
跳发是不可能了,会被看到胖次。
就普通的好了。
“山口。”
“は、はい!”突然被叫到名字,心跳如雷。
“跳发。”
“哎哎哎——?!”慌张。“月——”哀求的语气。
“没商量。”
“QAQ”

自知逃不过去,于是眼一闭心一横发了一个和平常无异的球。
“……月?”不安的回头看过去。
饱含深意的小笑涡。

——...

无题

文/交叉点の未来视

我想我是成为了囚徒的。
在他望向我的那一瞬间。

波尔德尔说“你的明眸是映现我灵魂颤动的湖,我那成群结队的梦想,为寻求解脱,而纷纷投入你这秋波深处。”
我想这大抵就是如此了。
他绿色的眼眸俘获了我,将我困入那流转的眼光,使我再无力挣扎。

无论是暴躁也好,可爱也罢。即使不站在赛场上,他也仍旧夺走了我的视线——
他是闪耀的钻石,是冬之国度的妖精,是…我爱上的人。

最后——这个宇宙第一凶的少年,成为了属于我一个人的珍宝。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十七.


昏暗的内室里,邪魅的黑气萦绕周身。

他与她背对而坐,十指相扣。额上豆大的汗珠不住的滴落石榻,最后到底是因为克不住脏内之毒而前功尽弃。


他捂住心肺死命一样的咳,几乎想要直接倒下,却在此时瞥见了她更加痛苦的脸。

每每她一副虚弱的样子,就算是假装的也罢——都教他的心无比紧绷。更别提是真的痛到四肢百骸了——这毒发时当真如朱友文所说,似蛇鼠钻心一般疼痛难忍。


“这么下去根本无济于事!”他愤恨地锤那石榻,险些把他拳下之处砸成碎块。

“大哥别急。”她...

熬夜

文/ 交叉點の未來視


Jack熬夜不止一回两回了。从他的黑眼圈上就能看出这一点。
有的时候他看书,有的时候打游戏或者看电影。
其实他可以早些睡,只不过他不想。就连Daniel用招牌的高语速训斥他都没能让这个有着棕色头发的男孩改变他的主意。

夜里总是寂静的,于是Jack在极短的时间里练出了几乎不发出声音的行动方式——为了不让Daniel发现自己还醒着。
他不能在经过Daniel的房间的时候发出任何声响,否则Danny大魔王会从屋子里跳出来把他抓到被子里去。

Jack蹑手蹑脚的走过三个室友的房间,去到客厅倒水喝。然而…今晚被Lula临时放在客厅的鸽子们被他惊醒了。
于是…大眼瞪小眼。
对...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十六.


不妙。

太不妙了。

常昊灵在看完信的第一刻就不免如此想道。

这信上的内容倒是无关紧要,只是——那落款之处,竟赫然写着“朱友文”三个字。这教他顿时感到阴风阵阵,脊骨发凉。

“大哥?”她疑惑的走过来,手抚摸上他的脊背。“是何事叫大哥如此惊慌?”

他不语。自是几乎无法言语。

他将那信递与她看。霎时,她脸色变得惨白,一点血色也无。


近日来陆林轩越发的不爱说话,终日愁眉不展。就连李星云出马去逗她开心,也不见任何效果。

那小姑娘总...

谎言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Jack其实没对Daniel撒过多少谎。因为他不愿意对他的控制狂先生说谎话。

只是——总要有个例外的不是吗。

那发生在他们认识彼此的第一天。


“J.Daniel Atlas?”

“I...I idolize you.Seriously.”

他说谎了。


他不只是崇拜Daniel。

你想说什么?哦对,你说的没错。他爱上了Daniel,早在Daniel认识他之前。他太怕,怕他把爱意说出口之后Daniel会觉得他恶心,会再也不理他。于是他压制着自己的爱意,长达五年之久。

他无数次的在Merritt笑着问他Daniel是不是还是他...

关于告白

#灵感来自一段对话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告白这种事,说难并不难,但要说不难却又好似难了许多。

所以在当许多年后Jack Wilder回忆起他和那位控制狂先生成为恋人的那个夜晚时,他仍旧像当初一样有些心悸。


那是个冬天的夜晚。

北半球的1月总是冷的,尤其是在回归线以北的地区。不过伦敦的冷和美国的冷还是有所不同——但这并不妨碍怕冷的Jack在晚饭过后的时间里选择窝在房子里,而不是和他的某两个队友去酒吧浪到午夜。

于是当他试图和心情烦躁的控制狂先生搭话的时候,Jack Wilder对J Daniel Atlas的告白就已经开始了。


他们像...

发生在一个夏夜的 胡乱的自言自语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今天刚刚剪了头发。顶着新发型从理发店向家的方向走过去的时候,被妈说了一句“你今天穿的不伦不类的”。我想不会有谁被说了不伦不类还会很开心,但是我没有去反驳,过高的气温搅得我的大脑又晕又痛,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就连说话都不想。

放假以来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玩手机的时间,结果就睡得太晚,第二天不睡到日上三竿根本无法自然醒。然而起床把自己喂饱之后却又开始困了。这样不行。嗯。


最近一段时间总是有些让我心烦的事情。比如被一打同学缠着讲题,被室友求替考和求我的成绩单作假给家里人看,想不出来新的脑洞,很久都没更文,软件上没有人陪我聊天,被逼着吃东西,...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十五.


又一次的启程对于他和她来说已没什么新鲜的了。不过是照例收拾好行李,跨上马,跟在那个红头发的小子身后一路走过去而已。

自张子凡离了这一行之后已有半月,除了陆林轩时常会沉默外与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同。


途经一处小镇时,她开始觉得有什么不对。

“宣灵?怎么了?”他有些疑惑地望着她。她摇摇头,欲言又止。

他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陆林轩正与两个卖酒的小贩讨价还价,高昂的声音不难使人听出那丫头是有多么的不满。照理说,小贩根本没有必要与买他东西的人计较这么多,可是重点不在这里——

虽然在...

【双赤】小嫉妒

#仆赤是弟弟 称呼是赤司#

#俺赤是哥哥 称呼是征十郎#


今天赤司很反常。

征十郎在之前的十个小时之内不止一次的这样想。


早上上学时还好好的,早训结束后就看上去有些不开心。午休时看见自己和某个别的队的球员通了个电话之后脸色就更加阴沉了。

征十郎不是没有发觉赤司大概是在吃醋,但是他不明白起始为何。


放学时本打算带赤司去吃他想吃了很久的点心以做安慰,但是那人却一脸阴沉的抓住自己的手腕朝家奔去,根本不留给他说话的时间。

回家的距离并不算太远,路途长度根本无法与训练量相较。所以直到赤司几乎是粗暴的把他拽进房间,征十郎都没有喘起粗...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十四.


敲门声虽轻,但仍清晰地传进了他的耳朵。

他瞧了眼窗外,天色微亮,只翻起了一丝鱼肚的白,还未曾见到日头冒出尖来。


“常兄,今日我要回太原去,特来与常兄辞行。之前的事,多谢常兄相助。”张子凡立在微开的门槛之外,揖了一礼,“此前种种,希望常兄不要介意......”

“张公子不必介怀。”他颔首,淡淡道。

似是被他们的说话声吵醒了,白衣的人迷迷糊糊地唤他道,“......大哥?”

他回头看向她,柔声微笑道,“宣灵继续睡吧。”

“唔......”然后她缩回了被窝。...


自从你离开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你发信息给我,说你要走了。

你说你很抱歉,越来越没有时间陪我,作为我的男朋友很不负责任。你说我带给了你很多喜欢的心情,你很感动,就算现在也有些舍不得。

你说你要去远方,而且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

我说我也很舍不得你,但你真的忙的话我也无法挽留你,只请你一定要加油。我说会等你,可你说你不愿意成为我的负担,会把我的话字字谨记在心,一定会好好加油。

我说嗯,请你一定要加油。我说,我真的,很喜欢赤司君,真的。

你说你也是,很喜欢我。你说你会把这份心情化成动力的。

我说,嗯,好。


我无法再说出些什么了。我知道你有重要的事去做,而这件事,并不是我能够帮...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十三.


已经隐匿了的珍宝是不会轻易再次出现的。

龙泉剑也不例外。


几个月以来,李星云带着他那一队人,到处寻找龙泉剑的下落,但最终除了打探到温韬曾经带着剑在某处出现过,就再没有什么消息了。


不同于以往,李星云这次并没有在住下客栈之后与幻音坊的一红一紫“亲热”,反而一头扎进房间。直到华灯初上都没再出来过。


相比起楼下李星云几人的沉闷,住在楼上的他们却十分安逸。

她托着脸颊看窗外,不远处的街道上正灯火迷离。夜风...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十二.

 

“你再说一遍。”

跪在阶下的女侍头低得更深,战战兢兢地重复道,“均王朱友贞……已经在洛阳称帝了……”

珠帘后面的那人手指轻点着似现还非的臀线,沉默片刻,旋即她微微颔首道,“朱温与朱友珪暴毙已有数月。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主,这皇帝的宝座自然是要有人来坐的。只要这天下还姓着朱,朱友贞这个朱温现仍存于世的嫡长子登基称帝显然在情理之中。”

“……女帝说的是。”

红衣的女子疲倦地挥了挥手,“倘若没有什么别的事,就下去吧。”

“是。”

女侍刚转身走了数步,便听到水云姬宛如自言自语般的...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十一.


刚过辰时的光线还不算太过热烈,但照射在脸庞上的灼眼光斑仍旧使张子凡觉得心烦意乱。


几人驱马慢行,走至一处清净的院落时便停下了。

写着客栈两字的旗子在空中微微地晃着,四下静谧无声。


白衣服的少年两眼出神地把玩着缺了一角的茶杯,眉头深锁。

“你怎么不说话?”见两个圣姬早已一左一右地围着李星云嬉笑,陆林轩终是忍不住碰了碰张子凡的胳膊。

“林轩——我在想事情。”张子凡一激灵,险些把手中的杯子摔到地上去。

陆林轩眼疾手快地夺过那...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十.


一刻钟之前,这一行八人仍在策马飞奔。

马蹄踏过地面而卷起的尘埃呛得他们止不住地咳嗽。


等到勒马停下的时候,日头早已西斜。除了自己如鼓的心跳,他们只能听见林子里那一片鸟雀的叽喳声。

血染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若是稍稍放松一些,便就会睡了过去。


蓝衣的女子拍了拍李星云的脸,“别睡了,星云。”

“啊?”一头红毛鲤鱼打挺似的坐了起来。

“星云,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姬如雪满脸严肃。“你好好想一想,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姑奶奶,我一直和你...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九.


将近午时的日头总是悬得极高,照得竹林里一片斑驳。

伴随着脚步的逐渐靠近而响起的沙沙声,无一不传入站在竹林入口的那人的耳中。他微微侧身,道,“亚子。”

来人勾起一个诡谲的笑容。“好久不见了,大哥。”


“这段时间以来,你一直在带兵攻打契丹。想来必定已经大胜了,才归于此处。”李嗣源恭恭敬敬地奉上一杯茶。

“的确是已大胜。”深色衣服的男子垂目饮下一口。

“如此这般,大唐定又强盛不少。”白衣的男人开怀大笑。

“大哥想来是误会了什么。”被称作亚子的男子放下茶盏,直...

【画江湖之不良人】【黑白无常】点绛唇

常氏兄妹   点绛唇

 文/交叉點の未來視


八.


还未等走近李星云的房间,一声尖锐的叫喊便刺入他和她的耳膜。

“你打什么瞌睡啊?!张子凡,你给我起来!”

“林轩……”张子凡声音朦胧,“你再让我睡会儿。”


她与他对视一眼,推门入室。


一旁陆林轩和张子凡还在拉拉扯扯吵闹不堪,而榻边姬如雪却状若沉思。“那温韬向来神出鬼没,常人怕是找不到他。”

“你想找温韬?做什么?”常宣灵微微一愣,发问道。

“龙泉剑啊!龙泉剑一定在他手上,须得拿回来才行。”

“敢问姑娘是得到何种证据才如此笃定?”他握住她的手,安抚般...

如果张子凡没有说过黑白是武功低下、身份低微的不入流的小头目,想必我会很喜欢他。

毕竟我这人,对于深情的男子没有什么抵抗力(笑)

所以说,真的很可惜啊。

上一页 1/3